食譜 放這不管就美味 台灣角川 出走 舒適圈 心教練 工作 生涯規劃 動力人生 手足 胎內記憶 櫥窗陳列 銷售技巧 促進買單 德國 數到三,出發去德國! 生活美學 蘇格蘭 哈奇士 文創 于美人 開口的勇氣 勇於表達 改變現狀 壽司 野餐 美食 拒絕的勇氣 學會拒絕 say no 換季折扣 小資女孩 買衣服最佳時機 健貓飯 貓吃什麼 健康飲食 健狗飯 狗主人照過來 狗料理 狗吃什麼 擺盤技巧 食物攝影 一口壽司 棉花糖怎麼做 棉花糖蛋糕 食物拍攝重點 拍照技巧 貓皮膚病 日式料理製作 減鹽料理 香料調味 豬肉串燒 外遇怎麼辦 外遇成癮 兩性關係 喝酒會變胖嗎 酒的熱量 果昔如何做 夏日飲品 果昔功效 濃湯料理 養生料理 土魠魚 海鮮沙拉 認識自己 該分手嗎 狗的視力保健 新手爸媽 孩童教育 媽媽教室 新手媽媽 癌症預防 癌症治療 癌症會遺傳嗎 炸豬排 手做餅乾 抹茶餅乾 牛排 鴨肝 世界美食 馬卡龍製作 送禮 甜點教學 馬卡龍 屋比派 甜點製作 下午茶 同情愛情 這不是愛 飯後運動 生活知識 手機輻射 起司蛋糕 蛋糕製作教學 負能量食物 吃什麼會變瘦 越吃越瘦 瘦身飲食 嚼口香糖蛀牙 麻婆豆腐如何做 醬料教學 自己煎牛排 涼拌料理調製 討人厭共通點 人際關係 受歡迎的特質 牛奶致癌 喝牛奶對身體好嗎 身高高容易致癌 養身觀念 炸雞烤雞醬汁 巧克力慕斯 WIFI殺精 冰鎮舒芙蕾 魚的記憶 毛小孩 狗皮膚病 炸物沾醬 調味料 卡士達醬 巧克力舒芙蕾 做愛變漂亮 超好吃義大利麵 蒸魚教學 烹飪教學 蚊子愛的血型 防蚊 寵物毛小孩 可愛圖畫 CUTE 正能量 正面思考 茄子 男女話題 狗狗餵食 養狗注意事項 甜點製作教學 料理教學 工作狂 男性化 兩性話題 阿波羅登月 人類上過月球嗎 登月騙局 居家擺飾 裝潢設計 健狗料理 狗主人疑問 熱可可 親子關係 孩子教育 父母管教 義大利麵怎麼煮 理財 如何不上班 買房重要性 變老變醜

每一滴眼淚都是紀念
2018-05-04

毒癮

那一天,我剛結束公司的五天國外出差行程,回到台灣。在家裡吃過晚飯,還洗了個澡,等老婆和小孩都上床睡著之後,我溜了出門。

時間將近午夜十二點,騎著摩托車的我經過吉林路跟長安東路交叉口附近時遇到紅燈,我遠遠就開始按下煞車減速,最後停在斑馬線前,等待綠燈亮起。抬頭看了一下交通號誌上紅燈旁的結束倒數秒數,還有六十多秒。

我伸手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一包菸,熟練地抽出一根放進嘴裡,點燃,深深吸吐了一口。

把菸放回口袋時,我順手摸了摸口袋深處的一個小塑膠夾鏈袋,摸到之後,覺得安心。再次抬頭一看,還有三十秒就會變成綠燈了,我有種準備揭開深夜序幕的興奮感,卻是種已經很熟練的儀式。

攜帶二級毒品的現行犯

這時,原本停在我後面的黑色Camry轎車突然提早踩了油門,一個搶先把車橫斜停在我的摩托車前,轎車的後車門只距離我的車頭大約三十公分。在我回神之前,從車上下來了兩個男人,一左一右地站在我的兩側。

其中一位率先開口向我表明他「中山分局員警」的身分,想要對我的人及車輛進行盤查,並且要求我先將摩托車熄火,移到路邊。

另一位沒說話,眼睛一直對我的全身上下不斷地來回打量著,同時保持著一種很警覺又壓迫性接近的姿勢。

這時,我終於回過神來,原來這兩個人就是所謂的便衣刑警。

 

我又抽了一口菸,將摩托車熄火,牽著車慢慢地往路邊靠過去。停好車後,我很自動地從皮包裡拿出證件遞給其中一位,他伸手接過之後,拿出了警用掌上型電腦,很快地輸入了我的身分證字號查核著。

「麻煩你確認一下了。」我對他說,同時把菸頭往路邊隨手一彈,菸頭被我彈得老遠,著地時還迸出了幾點橘紅色的火光。

「這麼晚要去哪裡?」

「去夜店找朋友喝兩杯。」

「這樣啊……那剛剛你去林森北路做什麼?」

「找朋友。」

「找朋友做什麼?」

「沒什麼啊,就講講話。」

「那個人是你什麼朋友?怎麼認識的?」

「朋友介紹的,就一般朋友。」

「一般朋友?你是不是有跟他拿什麼東西啊?」

「沒有啊,就跟他一起抽了根菸。」

「不對喔,我有看到他拿了一包東西給你。」

「喔……那是檳榔啦,在我口袋。你要看一下嗎?」

「好啊!你口袋裡有哪些東西,都拿出來看一下吧。」

「好啊。」

 

我從褲子口袋裡掏出了錢包、一盒菸、一包檳榔、打火機,和幾張凌散摺亂的發票、幾個銅板,全部放在摩托車的坐墊上。

兩個人拿著手電筒,其中一人打開菸盒朝裡面照了照,接著把菸全部抽出來,又往盒子裡檢查了一次。另一個人拿起那包檳榔在手上捏啊捏,來回用手電筒看著。我伸手拿起一根剛被檢查完的菸,點起來抽著,手帶著十分輕微的顫抖,但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穩定情緒,沒讓他們發現。

該死的,我好痛恨自己當時的恐懼,但我不能讓他們看出來。

「就這些東西嗎?還有沒有其他的?」

「沒有了,就這些。」

「真的沒有了嗎?」

「真的沒有了。」

「要不要再確定一下還有沒有東西在口袋裡?」

「我確定沒有了。」

「可不可以把口袋翻出來看一下?」

「是可以,但有必要嗎?」

「就看一下,沒問題的話,你就可以走了。」

「好吧。」

我稍微把兩個口袋往外翻,但這時,我雙手的顫抖很明顯不自然了。

「來來來,翻到底,把口袋整個翻出來。有什麼東西不敢拿出來給我們看嗎?」兩個刑警邊說,又往我更靠近了一步。

這時路口又是紅燈,已經停了好幾輛汽車跟摩托車,我感覺每一個駕駛人的眼光都正往我這邊投射,彷彿期待著一場好戲。

我決定認輸。

我像一隻鬥敗的公雞,虛弱地告訴他們:「好,我拿出來,但可不可以等綠燈?等旁邊這些人離開之後。」

「好,等你,但別想搞鬼。」他們很快地應允,卻也不忘警告。

 

綠燈一亮,原本停在路口的所有車輛離開之後,我伸手進去口袋深處,把那個紅色小夾鏈袋拿出來放在坐墊上。

「東西全部在這裡,真的沒了。」我兩手一攤。

「來來來,你自己說,這是什麼東西。」他們眼睛一亮。

「搖頭丸。」

我大概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說出這三個字。

同時,我把口袋全部翻到底,徹底招了。

 

「梁嘉銘先生,我現在因為你違反〈毒品危害防制條例〉逮捕你……你有權……請跟我們回警局一趟協助調查。」

其中一位熟練地將一長段宣告迅速地對著我念了一遍,另一位從腰間拿出手銬將我銬上,收拾好現場所有物品,把摩托車推到路邊騎樓停好之後,就將我帶上了那輛黑色偵防車,往中山分局疾駛而去。

雙面人生

發生什麼事情,大家應該都很清楚了吧。

是的,我是個攜帶二級毒品的現行犯,那晚被抓了,人生第一次進警局。

至於我有沒有吸毒?呵呵,說沒有,鬼才信。

被抓之前,我已經是個毒齡將近三年的毒蟲。

白天,我是個正常的上班族;下班回到家,我是太太的先生,一個孩子的爸爸。看似一切再正常不過,但一進到黑夜裡,我就是另外一個常常毒癮發作的我。

多麼不堪的兩面生活,雙重性格。

每一滴眼淚都是紀念

回頭說說驗尿跟判決結果吧。

那天在台北地院交保回家後,我足足等了三個多月,才收到判決書。

算我命大吧。被抓那天之前的那五天,我人在國外出差。我不敢冒險帶東西過海關,所以那五天完全沒碰到任何毒品。一般而言,毒品在身體裡大概會在三至四天內,就經由尿液完全排掉、代謝掉;也就是說我回台灣時,身體是乾乾淨淨的,除非驗我的毛髮,否則光驗尿是驗不出東西的。

打開通知書:尿液檢驗結果的毒品反應呈現陰性,過關。這代表我躲過了兩個月勒戒所──等於坐牢──的漫長勒戒期,我可以繼續保持自由之身。吸食部分不起訴,但持有二級毒品部分被判了拘役,換算成罰款罰了兩萬七千元,繳錢結案。

這些事,連我爹娘都不知道!

不得不說,等待判決書的那三個月真是漫長,一想到萬一得進去勒戒所蹲,那可就淒涼了。首先,工作一定得辭掉,實在編不出理由讓我請這種長假。沒了收入,家裡要怎麼生活?回來之後怎麼找工作,更是令人頭痛。另外,要怎麼唬爛爸媽也是個問題。畢竟好好一個兒子要消失兩個多月,既沒戰爭,又沒上外太空出任務,實在很難解釋……

跟各位說一件更驚悚的事,我的這段過去,只有小葳和部分教會的人知道,我的家人完全不知道,很恐怖吧!

然後,我現在一五一十地全部在書裡面寫出來,他們就會全都知道了喔,超恐怖吧!

但我想事情都已經過那麼久了,現在我也算挺認真地好好做人,頂多被老爸、老媽跟老姊們罵幾句髒話,我還頂得住,了不起我再加碼罰跪一下,大家四四六六就算了吧!我還會是我老媽心中最帥的好兒子吧……XD

至於我擔不擔心有一天我的女兒們會知道爸爸的這些狗屁倒灶的事。當然不擔心啊!

我反而希望她們能夠牢牢記得這一切,並且明白:每個人都有機會親手搞砸一些事(包括自己的人生),但當下的輸贏只會留在當下,只要留住「盼望」這個籌碼,就有機會重新來過。上帝造人,絕不是為了毀滅人。

我永遠會很樂意跟她們聊聊我的每一個「冏時刻」,只要她們想知道。

這輩子,我留不下太多富貴顯赫給她們,但至少我要當一個不失去盼望的榜樣。

永遠心存盼望

寫這篇文章的過程,對我來說確實不好受,也反反覆覆掙扎了好幾回,畢竟自剖時,有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劃出新的傷口。

我今天之所以決定把這段不光采的往事寫出來,是因為我相信上帝會使用我的過去,鼓勵一些正在苦難中掙扎的人不要失去對自己和未來的盼望。

我想傳達一個訊息:God never wastes a pain.

相信我,上帝會紀念我們每一滴眼淚,從痛苦到痛快。

生命是一個輪,在時間軸上朝單一方向滾動。而輪是圓的,沒有人會永遠被壓在底下。

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

吃完東西,走回停車處準備騎摩托車離開時,看見一個小鬼拿著一杯手搖飲料,試圖爬上我的摩托車,而媽媽正在旁邊講電話忙著。

我的摩托車是重機,體積比較大一點,高度也比較高一些,小鬼爬得不甚順利。他伸出拿著飲料的那隻手,試圖搆住車手把來穩住身體,讓自己可以爬上椅墊。我遠遠地看到,心裡就覺得很有可能會挫屎,正想要出聲提醒他小心……

果然,下一秒立刻悲劇:小鬼的力氣不夠,手又比較小,於是,手上的飲料直接掉落,杯子的封膜破了,有少許飲料灑上了車子的腳踏板,大概是奶茶一類的吧。

我對車子髒了這件事不是很在意,小孩要坐在上面玩我也OK,只要車子有停好,沒有翻倒的安全疑慮,其他的我就隨便了。

所以,我並不打算對這小鬼發出任何責難。

惱羞成怒的媽媽

我走過去,正想問一下小鬼有沒有事,這時,他那原本正在講電話的媽媽看到這狀況,立刻把小鬼從腳踏板上抱下來,拿出衛生紙,一邊幫他擦拭著衣服上被飲料濺到的地方,還一邊抱怨著:「你看看你,又把自己弄髒了。」小鬼則是一臉的天真無辜。

媽媽擦完小鬼之後,把衛生紙往我車上順手一放,對小鬼說:「走了走了,下次再這樣調皮,我就打你手心。」接著,她就牽著小鬼的手準備要離開……

「還好嗎?人有沒有事?」我出聲問了一下。

媽媽朝我看了一眼,說:「沒事。」接著又轉身準備離開。

我:「抱歉,請等一下,麻煩你至少把打翻在我車上的飲料清一下,然後,把杯子跟衛生紙一起帶走吧。」

媽:「這車是你的喔?」

我:「是我的沒錯。但不管是不是我的,你們都該清一下吧!我看到飲料是弟弟打翻的喔。」

媽:「又不是潑到整台車,才那一點點。」

我:「你不想清,我OK,我自己來。但請你把垃圾帶走,不過分吧?」

媽(翻了個白眼):「重機了不起喔?什麼嘴臉!嘖……」

她心不甘情不願地把杯子從腳踏墊上撿起來,拿起剛剛已經吸滿飲料的髒衛生紙,往滴到的地方很敷衍地劃了過去,原本髒掉的地方更髒了。

我:「對我惱羞成怒大可不必,小孩在看。」

媽:「少在那邊廢話。心眼小,很在意就說一聲。」

我:「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不是車。」

媽:「是喔!」(白眼again。)

她一臉不悅地牽著小鬼走了。我自己摸摸鼻子,把髒掉的地方又清了清。

我的摩托車真的沒什麼了不起,不過是一輛摩托車,髒了、壞了都難免,好解決。不解決也無所謂。

沒人是完美的,誰的心裡不會多少有點髒,行為有點壞,我三不五時也想偷雞摸狗。這是人性,也無可厚非。但如果連我這外貌極度姣好的文明人這麼客氣地提醒你,你都要惱羞成怒以對,那麼,休怪總有一天會有凶神惡煞對你不客氣。

再說一次:我在意的是你的毫不在意,不是車。

延伸閱讀:八仙塵燃,改變了24歲、曾是空姐的她

最後一堂課,我們練習說再見

不要沉溺於過去的滿足體驗

好好愛自己,才會有人愛你

 

文章來源:從痛苦到痛快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