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一份寬容,給自己,也給孩子
2018-02-13

〈媽媽就是忍不住會焦慮〉

一早,老三到處找他的鉛筆盒,每隔一兩分鐘就跑來問我同一句話:

「我的鉛筆盒呢?我的鉛筆盒呢?我昨天明明放桌子上啊!我的鉛筆盒呢?」

天啊!日復一日忙亂的早晨,可沒準備加上「找鉛筆盒」的新任務。

手邊忙著,嘴上唸他:「我不知道。誰叫你亂丟?自己去找,書包翻一下……」

找不到又來,我只好再說:「吼!去遊戲區看看有沒有啦!」

不成又來,我回:「媽媽怎麼會知道在哪?房間找一下!」

就這樣,折騰了好一會兒。

哥哥們倒是覺得有趣,當成遊戲一樣,媽媽指令一出,老大就呼叫老二與妹妹支援。一群小孩衝過來衝過去,快轉來看應該很有趣,像是名為《鉛筆盒躲貓貓》的舞台劇。

遊戲稍微沖淡了老三的懊惱。可是直到要出門上學了,還是沒找著,他哇哇哭了,叫著:

「老師說要帶鉛筆盒,我沒帶就不能去了!」

我下意識地接話,說:「那是哥哥一定要帶,小班不用啦!」

「要帶啦!如果小班不用帶鉛筆盒,那為什麼妹妹……小班,她沒有,妳還要幫她準備?」

他雖然正在哭鬧,卻還有清楚的腦袋回我。有對照,有比較,有假設,有質疑──對一個四歲半的孩子而言,這算是相當高級的辯論運作了吧!

身為媽媽,儘管覺得自己的權威感和生活的便利性被阻撓了,還是不得不佩服與接受他的認知系統運作得相當不錯,在情緒哭鬧的狀態下,可以用這樣一句話堵住媽媽,逼著我去正視自己總是想要「糊弄帶過」的意圖。

因為堵住,才逼著我停下來,然後發現自己的糊弄,是為了慣性地追時間與逃開麻煩事。

*看見自己的焦急

「禪宗二祖」慧可昔日向達摩祖師求法時,說:「我心不安。」

達摩祖師說:「你把心拿來,我幫你安。」

慧可答:「心在哪裡?我找不到。」

達摩祖師則應:「你的心,我已經幫你安了。」

我的四歲小兒,倒是照見了我心的不安。心看不見、也找不到,但可察覺到自己的不安處,也就是找到我那習性中容易著急的心了。

每個人的習性不同,在意的點也不一樣,有些人在意整潔,有些人對於失誤、疏漏無法放過。對我來說,「時間」就是我的罩門,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中猛看錶的兔子,總是喊著:「來不及了!來不及了!」

這次,當孩子對謹遵師命的焦慮,撞上我對準時的焦慮,鬼打牆只是剛好而已。

接住這些發現後,一笑置之,我才開始分辨自己到底在急什麼、逃什麼:害怕孩子哭鬧不休?害怕孩子無限上綱地拒絕上學?害怕耗費自己的時間和精力?害怕……

然而,當我陷在自己的習性與害怕中,哪有多餘的空間處理孩子的習性與害怕?

而且說實話,我努力安撫的只是自己滿滿的害怕與不安,又與眼前的娃兒何干呢?

●●●●

先把我的部分看完放旁邊,才能空出自己的心來面對老三,去回應他心中的不安。

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說:「我知道你怕老師罵。不怕,媽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如果你不哭,好好告訴老師,老師也會明白。」

見他冷靜了點,我更緩慢、更堅定,一字一句地說:「我─們─現─在─要─上─學─了,鉛─筆─盒─回─來─再─找。你聽懂了嗎?」

只問聽懂了沒,不是問好不好,是為了「強迫選擇」,他只能點頭和回答「懂」。

老三點點頭,牽起我的手出門了。還好,只多花了四分鐘。(唉!抬頭看時鐘,表示我又切回去追時間的我了……)

*留一份寬容,給自己,也給孩子

「若孩子還是持續哭鬧呢?」朋友問。

我的心機重,要不糊弄地達到目的,方法還很多,應對這些孩子們堪稱足夠。如果自己可以不著急了,就持續而堅定地複述同一句話。

孩子若始終不買單,也許他在意的點就不是老師了。雖然還是猜不到他的心想要些什麼,但至少會清楚孩子此時的內在就如同我們被不安充塞一樣,混亂,無法言說。

我們就先騰空自己的心吧!

接著,抱抱他,話不用多,短短回應一句「媽媽知道你不開心」就好。不需在語言上著墨或預告自己要怎麼做。

在孩子情緒暫緩時,直接牽起他的手,以行動來引導他離開膠著。這是一種直接面對孩子的姿態,而他將會在等待與連結的行動中,體驗到如何漸漸安穩下來。

只是,當個聰明機伶的媽媽容易,要成為自在、真實的媽媽卻非常困難。尤其孩子一年一年長出了自己的個性,我猜錯或解讀錯誤的次數,有時比猜對還多。方法和技巧可以透過學習變得熟練,但最困難的是,遇到狀況時,如何提醒自己從資料庫中把它們提取出來?

我那滿載著習性與焦慮的心啊!如何能不順著自己的習性而走?是否能夠停下來,去消化或框住自己的不安?是否能在心中騰出空間,接納孩子的狀態?

也許當我做到了,才是真正的「綽綽有餘」。

小孩劇場〈腦袋破洞〉

妹妹問老三:「你記得老師說明天要穿短袖運動服嗎?」

老三:「不記得,因為我的腦袋破個洞啊!怎麼會記得?」這種比喻虧你說得如此自然!

老大在旁邊整理亂七八糟的書包,喜孜孜地笑著叫我:「媽媽,你看,我找到了,都忘記我有這四個擦布!」你的快樂建築在媽媽的虛脫上。

老三對妹妹說:「妳看,哥哥的腦袋也破洞。」這倒是真的……

妹妹:「他是沒有腦袋吧!」

〈數一二三有沒有用?〉

睡前,妹妹不收玩具,跟我僵持不下。旁邊的三個哥哥本來在收拾,此時停下動作,看向我們。在他們的小眼睛裡,我彷彿讀到一種態度,叫「觀望」。

「去收!」我說。

妹妹回答:「不要。」

「太晚了,該睡覺,快收。」我堅持。

她搖了搖頭。

「妳想玩可以明天再玩。再不睡,明天起不來,上學會遲到。去收一收,快,妳好乖。」

妹妹完全忽略我的話,沒聽到就是沒聽到。還真是我碎唸得愈多,她就回應得愈少。

太晚了,爸爸也不在,加上背後虎視眈眈的三雙小眼睛在看著,這就是傳說中的腹背受敵吧!我的求生本能告訴我,沒有本錢跟她耗。

「林小妹,去收!我數到三!一─二─」

她站起來,卻是拿著玩具到另一邊的角落,坐下來繼續玩。

我氣急敗壞,這未免太挑戰我了!

*我要的只是平靜

沒本錢耗,就先掙點錢吧!

背後三雙小眼睛宛如芒刺在背,得先搞定他們,我才有餘裕處理妹妹。

「你們,收好玩具以後去睡覺。先不要管妹妹,去睡。媽媽等一下再處理她。」

三個哥哥躺到床上後,仍騷動不已。妹妹則依然故我。

押著老三裝睡的我,心裡是惱怒還是焦慮已經分不清了,只能長長嘆口氣。

「唉!這樣下去,今晚何時才能平靜?」

對,平靜,我要的是「平靜」。玩具收不收?孩子是不是在挑釁?原則會不會失守?叛逆是否會蔓延……也許想得太多,反而會變得糾纏不清。我要的其實只是他們乖乖去睡覺,一種「你身體好,我心情好,大家都好」的平靜。

目標清楚了,就會有對策。

*妳可以離開一下下,不氣了再回來

我站了起來,走到妹妹身邊,說:「媽媽生氣了,玩具放下,妳不收就放著。現在,妳是要去睡覺,還是要罰站?」

妹妹妥協了,進到房裡,邊走邊哭著說:「人家還想玩嘛……」

過了一會兒,她拿著小被被走到房門外,躺在髒髒的地墊上。

吼!有這麼委屈嗎?!這齣苦兒流浪記該如何收拾?難道又是另一場僵局?

我只好再縱容一次心裡的孩子,刻意大聲地跟老三說:「怎麼辦?妹妹氣媽媽,不要跟我睡了。媽媽要哭了……」

妹妹聽到了,拿起小被被走回房間,「我只是氣媽媽,離開一下而已,又沒有不要媽媽。」

孩子,好樣的!比媽媽厲害多了,可以覺察自己的情緒,還能說清楚自己是在處理心裡的生氣,不是要攻擊別人。

這種學著處理情緒的機會可遇不可求,我趕緊說:「喔!好,媽媽放心了。去吧!妳可以離開一下下,不氣了再回來。」

她意思意思地到床腳滾個兩三圈,就笑咪咪地躺回床上,牽媽媽的手睡覺了。

*為何「一二三」失效了?

話說回來,我可能真的太常數「一─二─三─」了。

晚上不睡覺的妹妹,果然早上賴床。我心裡雖然希望自己別為了這件事生氣,改變一下對她的方式,但不管是柔性勸導還是理性溝通,抑或嚴正聲明,都還是叫不起來,只好用回老方法,數了一二三。

每次只要數字「三」一喊出,就必有處罰。但是這回,這妹妹是賴成精了嗎?之前還會在意處罰,害怕媽媽生氣,今天怎麼也失去效果了。

望著這孩子,沒轍,我真的沒轍。哥哥們會在意扣貼紙之類的處罰,我可以和他們溝通早起的事。但是為什麼這招對妹妹就是不管用?不只在起床這件事拖延,她吃飯也是最慢的一個:食物會被她用手剝成一小片或一小段才入口;牛奶也喝很久,喝了一口含在嘴裡,就是不吞下去。就連上廁所,不問她好了沒,她也可以坐在馬桶上發呆……

我曾想過,也許她是個能享受當下的孩子,只是媽媽我急驚風當慣了,才不能忍受這個超級慢郎中。不管如何修行,都趕不上生活緊湊的需求和步調。遇到她,我還真是愈來愈懊惱了。

也許真的要因材施教吧!這孩子不在意處罰,是因為她沒什麼需求。不像大哥、二哥,超愛機器人;也不像三哥,喜歡得到媽媽的稱讚。櫃子上面那一大盒芭比娃娃,一直在等著妹妹集貼紙交換,但那對她似乎沒有什麼吸引力,玩哥哥們的玩具也玩得挺自在的。

在過去,她想要的禮物是我們帶她出去玩,但沒多久她就發現不用集貼紙。她會在哥哥耳邊偷偷說:「媽媽還是會帶我們出去,只是我們不能選要去哪裡,那沒關係,還是可以玩。」

那麼,稱讚呢?她是個有自信的女孩,曾在睡前告訴我:「我很乖啊!比哥哥還乖,不玩打架遊戲,同學也喜歡我,每次都叫我陪她去上廁所。」

如此的自我肯定,提醒了當媽媽的我:怎麼就不能多看一下她的優點?

*看見孩子善良、美好的本質

在妹妹的世界裡,她是快樂又幸福的吧!在學校,因為在意團體生活、希望老師喜歡,所以她不會在中午吃飯時拖拖拉拉。至於在家裡,因為實在太有安全感了,一點都不擔心爸媽發怒(這是老么和女兒的特性嗎?)。

當我問她:「妳喜歡媽媽生氣嗎?」

她笑著說:「不喜歡,可是媽媽就算生氣還是很愛我……」

換句話說,她不曾體會過拖延的壞處,甚至可能還多些好處(比如媽媽會陪她、爸爸會餵她)。簡言之,我們因著大人的時間方便性,寵出了一個帶著拖延習慣,但心理健康的孩子。

心理健康是好事,至於拖延──就像沾在她身上黏答答的口香糖,難清,就慢慢清吧!

看見這孩子本質上的善良美好,再看她的壞習慣,心裡受困的感覺就減輕了許多。雖然一樣喊著沒轍,但我不再皺眉懊惱了。總會想到辦法的。

至於「一─二─三─」,就不再對她數了。數了也沒用。除了會連帶損及對哥哥們的有效性,也許還餵養了她的拖延。

畢竟,連隔壁鄰居都笑說早上常常會拖著賴著,要聽到我數一二三才起床(到底是我太大聲,還是隔音太差了?),讓我覺得又好笑又丟臉,但也真切地提醒了我:會不會妹妹也是在等著我數一二三呢?

以後,我還是省著點用吧!

延伸閱讀:母親的生活像個杯子?

 

寶寶就醫 父母要做哪些事?

餵奶、換尿布都做了,寶寶還是一直哭鬧,怎麼辦?

 

育兒最怕「豬隊友」有效溝通,搞定老公!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