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其實父母別無選擇
2016-10-19

人生有些事情我們別無選擇,這句話應該有很多人再同意不過,可是談到教養,我們偏偏竟然都固執地不願承認,自尋煩惱之外,我們還一直找孩子麻煩。

比如說,討論「父母能不能當孩子的朋友」就是個十足的假議題。我們哪有辦法「決定」要不要當孩子的朋友?重點是孩子能不能、要不要視你是朋友,還是勾肩搭背有個朋友的樣子也能安撫騙過我們?另一個例子是我們也無從得知孩子是否擁有祕密,想想以前特務頭子苦刑逼供還不得其門而入就可知道人心難測,現實與謊言只有一線之隔,其實我們永遠無法得知真正的答案。

回到具體的項目上,這個原則依舊適用,例如:可不可以玩電動、該不該讓他自己上學、要不要讓孩子補習……這些看似家長能夠做決定的事情,往往占據我們很多時間討論,煞有其事的反覆思量、請教各方人士,但事實真相是我們到頭來只能做「表象」上的決定,耗盡心力做的選擇卻大多無關乎事情本質。

 

限制規範,到底防了什麼?

其中一件就是孩子人身安全和自由之間的掙扎,特別是近年來幾起社會隨機殺人與殺童案,讓許多父母開始「收手」,用放大鏡檢視孩子生活裡的「安全漏洞」,恐懼也延伸至孩子其他的自主活動,尤其針對戶外活動與社會互動等方面加倍限縮,深怕遭遇無可挽回的危險。

妹妹生活裡有件事情,讓我深深思考著這些限制規定其實無助於減輕憂慮。

妹妹參加一個團體活動,每週花一個下午在老師帶領下探訪自然步道,同齡的孩子們活潑好動,小男生們個個身手矯健,爬樹登高不算什麼,隨手一抓就能把各類昆蟲乖乖請進觀察盒裡。小女生們則對花花草草小果子很有興趣,觀察力也很強,各自用自己的節奏享受美好的自然生態。

小男生們從地上拾起樹枝枯木,興致一來就當成刀劍隨手比劃起來。樹枝長短粗細不一、加上原始斷裂處較為尖銳,有好幾次差點揮打到對方,讓旁邊的家長們不禁捏把冷汗;此外,在寬度不大、只能縱隊前進的步道上,孩子們拿握樹枝行走移動,也有可能讓自己和前後的同伴受傷。不喜追打遊戲的小女生們也常有抱怨,雖然男孩們自成一區玩耍,但是玩開之後四處奔跑,她們得提心吊膽注意四面八方飛舞的樹枝棍子。

情況越演越烈,「不要這樣玩」、「不要再撿棍子」的口頭禁令開始出現,家長和孩子的衝突也隨之升高,原本愉悅的課堂氣氛變得緊張不已,家長們不僅擔心自己孩子的安危,更擔心對別人造成不可彌補的傷害。

我和全天下父母一樣無法逃脫擔心的命運,生命禁不起任何一次的失誤考驗;哪個方式對孩子比較好呢?失去生命什麼都不用談,但是就算我們限制規範,又真能保證孩子安全無虞嗎?孩子會不會變得了無生氣地活著?這樣到底是為了誰好呢?

 

不同孩子的需求,應該受到同等尊重

不同家庭的價值觀與包容度差異很大,在標準不一的情境裡,孩子們會無所適從並多方試探規範底線,於是老師和家長共同決定一起和孩子們正式討論這個困擾彼此的問題。

男孩們先說說自己的感受:為什麼要玩這些遊戲?為什麼我們覺得不會受傷?為什麼拿棍子比較好玩?

女孩們也說說她們的感受:我們為什麼害怕?為什麼沒有參與男孩們的遊戲也會不自在?

家長們也說出各種擔心和疑慮:為什麼一定要玩這個遊戲?為什麼你們這麼有把握不造成傷害?小心就一定可以不受傷嗎?萬一別人受傷該怎麼辦?誰能夠為此負責呢?

各自陳述之後緊接著你一言我一語的對話,孩子和家長群都同意整體活動安全是最重要的優先考量,然而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共識和交集。說服不了家長老師,眼看著就快要被禁止撿拾樹枝棍子,幾個孩子有點急了。

身為女孩的家長,尤其又有個謹慎小心的孩子,自然能體會那種潛在的擔心壓力,但若我們尊重這些孩子們免於恐懼的自由,是不是也應該以同等比例尊重另一群孩子們遊戲的自由呢?會不會我們過於簡化這個問題,沒有更深入的挖掘而忽略其他的可能性呢?

「如果連在大自然裡都不能隨心所欲地自由嬉戲,那麼哪裡可以呢?大自然應該是最大的空間了吧!」我開口破冰,提出第一個問題。

「如果這些揮打遊戲在平地上玩而不是在山上、步道上,是不是我們的擔心會少一點?」這是第二個問題。

「有沒有什麼辦法可以將那些『萬一』的傷害,降低成可接受的風險?」第三個問題。

男孩們聽到這些問題精神一振,紛紛貢獻許多方法和「保證」,他們努力爭取的可愛模樣令人感動,很快地重新討論後,我們決定請老師指導我們「如何選擇正確的樹枝枯木,以及如何把樹枝變成更安全不傷人的棍棒」;此外,男孩們也無異議地同意,若對方表示不想遊戲,就必須尊重意願立刻停止,玩遊戲時必須選擇平坦空曠的地方,否則就必須聽從大人建議停止。接下來的時間,大夥兒愉快地跟老師學習該怎麼辨認樹木的堅固程度、如何選擇適合自己身高比例的枝木,以及該如何整理撿來的樹枝,讓它變得安全無虞。

 

「零風險」,是不切實際的期待

世上沒有零風險的活動,我們自以為能掌控絕大多數的風險,然而許多資料顯示我們根本搞錯方向,那些我們傷透腦筋的選擇題,其實發生機率微乎其微,真正每天造成安全疑慮的那些因素,做父母的根本無從干涉起,也就是說「我們根本沒有什麼選擇」。

回到現實生活裡,根據台灣兒童健康聯盟的調查報告,台灣一至九歲死亡率高居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國家中首位,其中事故奪命是主因。另一份國內教育部歷年的校園通報資料顯示,學童受傷的事故原因中,以「意外」比例最高,管教衝突位居第二。

這些事故並非令人懼怕的擄人勒索、隨機砍人,而是每天生活日常裡的「活動」意外:跌落、墜落、溺水、交通意外,還有火災地震……等等;至於其他受傷的案件裡,最多來自同學間的打鬧遊戲,像是樓梯間推擠失足、走廊上奔跑追撞、爭吵時的肢體衝突……等等,還有少數來自環境管理不當或設備老舊,比如:實驗時未做好防護措施、遊戲教具毀損造成受傷。

看來,生活處處是危機啊,每天孩子平安健康原來這麼困難。若真要關心孩子的安全,也許我們該放下「要不要讓他自己上學」、「要不要讓他自己和同學出去玩」這種操心煩惱,這些假議題保護不了孩子,我們根本不可能禁止孩子出門去啊。

我們可以藉由充實防災避難知識降低天災人禍,或透過專業管理把環境設備的疏失降到最低,但這些發生頻率較高的意外往往來自孩子們無心的打鬧傷害,面對這些「不知道會這樣」、「不是故意的」情境,又該怎麼努力呢?

孩子們間的遊戲打鬧原本就是天性,缺乏的是對自我行為的理解和控制,經過這些學習和討論,即使仍有規範,我們和孩子們卻感到更加自由:我們沒有放棄安全第一的原則,也充分尊重每個人的差異,最重要的是孩子從中獲得更多的知識和能力。

一味的禁止或懲罰,並不能幫助孩子意識到個體自由的極限,和對他人空間的尊重,更無法讓孩子從生活經驗中成長,面臨安全問題時也是如此。做父母的我們並不是去選擇什麼是安全行為、安全活動,而是當作「沒有選擇」般去面對這些風險,並帶著孩子學習管理和控制風險。

人生最大的冒險就是不冒險,我們應該不想孩子承受「最大的冒險」,不是嗎?

 家長的日常反思

yes還有哪些事情也包埋著我們的恐懼?

yes每個父母的恐懼都相同嗎?有沒有不同的地方呢?

yes恐懼帶來的是積極的進步還是消極的逃避?

yes孩子若想探索更多未知領域,我們傳遞給孩子的是勇氣還是恐懼?

 

 

延伸閱讀:『父親的角色?』亮哲的親子冒險,爸爸訓練班

親子慢活旅遊,孩子身影就是大人最好的『潤滑劑 』

這樣問話,教出會思考的孩子

 

 

文章來源:世界上沒有理想的父母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