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收拾殘局的能力,就別放縱善變的情緒
2019-01-28

沒有收拾殘局的能力,就別放縱善變的情緒

特別喜歡冷靜的人,是傳說中那種「經歷了大風大浪,卻還平靜得像是下雨踩濕了褲腳一樣的人」。比如朱小姐。

有一次自駕遊,她在高速公路上遭遇了車禍,車尾被後車撞得稀爛,好在人都沒事。冷靜的朱小姐快速地從駕駛座裡爬出來,然後擺好警示三腳架,將因為恐慌而癱坐在地上的肇事司機扶到路邊,再拿出手機報警、錄影、拍照……等她有條不紊地完成一系列事後工作,就過去找肇事司機聊天,以安撫他的情緒。

她一邊向肇事司機展示安全氣囊的漏氣情況,一邊預測當時的車速,並分析了撞擊的力量、角度等力學問題,就好像剛才發生的不是一起交通事故,而是一次撞擊實驗。

還有一次,她和公司一行十幾個人去杭州參加一個重要的會議,結果在首都機場等了四個多小時,等來的卻是「航班因故取消」的廣播。同行的人不是急著找客服理論,就是氣得砸東西,唯有朱小姐安靜地坐在一旁,淡定地喝著咖啡,並幫大家預訂了另一趟去杭州的航班。

我問她:「妳該不會是天生就有一顆大心臟吧?」

她回答道:「你是沒見過我吃了多少虧。」

朱小姐所謂的「吃虧」其實是一些讓她非常懊悔的往事。

上高中的時候,因為數學成績很差,她沒少被老師嫌棄。最慘的一次是,她碰巧解了一道有點難度的幾何題,數學老師居然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你們看,這道題朱同學都知道,你們還不知道?」在大家哄笑的時候,朱小姐直接把數學課本扔到了講臺上,結果是,她被老師請出了教室。更嚴重的後果是,她越來越討厭數學老師,整天只想著用低分來氣老師,以至於大學入學考的時候,一百五十分的題只得了二十九分。

講到這兒的時候,朱小姐還自嘲了一番:「你說,我是不是傻?氣老師有什麼用,結果都得自己買單。」

還有一次是在家做飯,切豬肉的時候不小心把手劃破了。小她九歲的弟弟看見了,幸災樂禍地問:「妳是在滴血認親嗎?」氣不打一處來的朱小姐掄起胳膊就打了弟弟一巴掌。後果是,弟弟撕心裂肺地哭了半個小時,更嚴重的後果是,弟弟至今都跟朱小姐不怎麼親熱。

平靜之後,她自責地問自己:「我圖個什麼呢?」

她總結道:「遇事一定要先搞定情緒,再想怎麼處理事情,如果情緒沒搞好,事情肯定會搞砸。」

是啊,虧已經吃了,苦也已經受了,如果還不能長記性,那才叫損失慘重。

回過頭看,成長之路上,很多被我們定調為「嚴重錯誤」的事件,其實都有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當時沒有克制情緒。

比如,在臨出門的時候跟家人拌了幾句嘴,就在路上對每一個陌生人翻白眼;失了個戀,就把共同的朋友一個一個封鎖;對老闆有意見不敢當面提出來,卻像個瘋子一樣在朋友圈裡飆一些狠話……

更有甚者,只是一個眼神、一個語氣的不滿,就激動得像是護院的大鵝發現了敵情似的,恨不得衝上去咬人。

又比如,在學校裡受了氣,回家就兇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公司裡受了委屈,轉身就吼自己的家人朋友;跟另一半有矛盾了,卻讓孩子遭殃……

更有甚者,因為一時的情緒去攔火車、搶方向盤,以及失控地將凶器刺向陌生人。

用一句歇後語總結就是:「挨打的狗去咬雞——拿別人出氣」。

有人據此提出了「垃圾人定律」。這種觀點認為,有些人就像是一輛垃圾車,他們裝著情緒垃圾到處走,裡面有失望、焦慮、煩躁、挫敗感,以及憤怒,當垃圾車裝滿的時候,他們就需要一個地方倒掉,很有可能就倒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所以我們要做的,不是對抗,不是辯解,更不是鬥狠,而是要盡可能地遠離他們。

兩個忠告:一、盡可能不要用自己的那張臭臉,去影響別人的心情和生活,在關係脆弱的年代,所有的克制都值得提倡。二、永遠不要拿自己的一時怒氣,去糾纏或挑釁「垃圾人」,在僅有一次的生命和難能可貴的好心情面前,所有的退讓都無比光榮。

 

* * *

 

等我趕到郝姑娘約定的咖啡館時,她正趴在桌子上嚶嚶地哭。

我問:「前幾天不是帶他回家見了家長嗎?怎麼這就要分手了?」

郝姑娘帶著哭腔糾正道:「不是要分,是已經分了。」

郝姑娘和男生是從大二開始戀愛的。吸引郝姑娘的不只是男生臉上的帥氣,還有他那「笨頭笨腦」的耿直模樣。

男生第一次約郝姑娘,地點選在了體育場。原以為會聽到什麼神祕告白,結果當郝姑娘帶著忐忑的心趕到時,男生認真地問了一句:「跑八百,還是一千五?」

後來扭扭捏捏了半個多月,兩個人才正式確定了戀愛關係。在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約會之前,郝姑娘花了兩個小時精心打扮自己,可見到男生的時候,對方一句誇讚都沒說,上來就叫郝姑娘「別動」,然後伸手把她的雙眼皮貼給揭掉了。

每次跟我聊起她的這位男朋友的「無腦」日常時,她就像在聊一部喜劇的第一男主角。

看得出來,郝姑娘很喜歡他。然而,這段五年的戀情還是終結了。分手的原因聽起來就像是一部名叫《我是怎樣把男朋友給趕跑了》的肥皂劇。

平日裡約會逛街,男生走慢了,郝姑娘就會問:「走這麼慢,不喜歡陪我嗎?」男生走快了,郝姑娘則是咆哮:「走這麼快,你是趕著去投胎嗎?」

男生對她的好,她照單全收,並認為這是天經地義的;她對男生的好,卻認為比黃金還金貴,付出一點點就覺得自己像個偉人。但凡男生有一點反抗,就會被郝姑娘的一句「不喜歡就分手」給壓下去。她的解釋是:「我知道他愛我,但我就是想要他證明更多。」

理性讓人清楚地知道自己是錯的,但感性讓人不顧一切地將錯就錯。

於是,稍有意見不合,郝姑娘一定會爭個贏。她永遠是最大的,永遠是正確的,恨不得要把男生踩在腳底下,以此來凸顯自己的威風八面。

稍有不如意,她不問原因就發火,不分場合就吵鬧;當完了公主,又繼續當祖宗,把「腦子進水」當成是性格可愛,把「折騰人」當感情的試金石。

兩人分手的導火線是一則簡訊。郝姑娘私自查看男生的手機時,發現了一則「曖昧」的節日祝福簡訊,這讓郝姑娘醋意大發,就偷偷地將對方封鎖了。等到對方找男生興師問罪的時候,男生才知道是郝姑娘動了手腳。

但實際上,對方只是男生的親戚而已。這激怒了男生,他吼了郝姑娘一句:「妳是不是有病啊!我真是受不了妳!」

郝姑娘則咆哮道:「受不了我,你可以滾啊!」

男生狠狠地瞪了她五秒鐘,蹦出了兩個字:「再見。」然後轉身就離開了。

郝姑娘當時的內心戲明明是:「讓你滾,你就真滾啊?」可喊出來的卻是:「好啊,再也不見!」

閉嘴太難,補刀太爽。然後後悔,可悔之晚矣。

有一句廣為流傳的段子:「不用每日纏綿、時刻聯繫,你知道他不會走,就是最好的愛情。」可很多人卻是反著來運用於日常的,因為在心裡認定了「他不會走」,所以你就隨便越界,隨便暴怒。

到最後,說狠話的是你,難過的是你;口口聲聲說要分手的是你,頻頻回頭等對方追上來的是你,最後,後悔得想甩自己幾巴掌的依然是你。

敢問一句,你的腦子進水的時候,一般都喜歡養什麼魚?

你總是覺得對方不夠體貼,心裡話是:「如果我是你,那我絕對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帥哥,細心周到,會對自己的女朋友超級好。」

你總是覺得對方忽略了自己,你的邏輯是:「我今天沒有主動聯繫你,不是我不想聯繫你,而是你不想聯繫我。」

這樣糾纏久了,到後來,估計連你自己都分不清自己的動機——到底是要得到更多的愛,還是要贏。

其實,大家都是「易燃易爆易受潮」的敏感人類,何其幸運才能擁有一個能夠共存的同類,卻被你親自趕走了。

你將對方當作自己專屬的提線木偶,卻以愛之名說自己這是欲擒故縱。

那剩下的事情大概是:他會慶幸,將你變成了前女友!

我的建議是,別把自己活成一個「戲精」,錯把一廂情願當成了一腔孤勇,誤將「不被人喜歡」看成了「也許他是在試探我」。

也別把自己活成一個「火藥桶」,人與人的關係就是這麼脆弱,你鬧鬧脾氣,這個人就跟你沒有任何關係了。

 

* * *

 

研究所剛畢業,表弟就去了一家不錯的軟體公司。

一個週末,他來找我,還沒來得及寒暄就提了問題:「我覺得同事們瞧不起我,老闆也瞧不上我,你說我要不要換一家公司?」

我對他說:「我沒有結論給你,我只能幫助分析一下原因。在一個充滿競爭的公司裡,一般不會有人瞧不起你,更大的可能是,沒有人瞧你,因為大家都非常忙。」

他依然愁眉不展,講出了他的糟心事。

同部門有個前輩,暫且稱其為A。A平時就不怎麼搭理表弟,而且永遠是一副跩跩的樣子。公司上班時間是早上八點半,A從來都是吃完午飯才來。更可氣的是,大家的年假都是半個月左右,A卻可以休兩個多月。

有一次,表弟遲到了一分鐘卻被扣了兩百元人民幣,他瞬間就爆炸了,拿著薪資單去找老闆抗議:「憑什麼別人可以隨便遲到,我遲到一分鐘都不行?」

老闆頭都沒抬,就丟了一句:「你想做就出去工作,順便把門帶上;不想做就回家,順便把門帶上。」

我對表弟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A應該是你們公司的頂梁柱吧?」

表弟說:「是的,他一個人創造的業績差不多是公司的一半。」

我笑著說:「那你憤慨什麼?你能做出他那樣的業績,你也可以像他那樣橫。」

沒有實力的「情緒」不會有人在乎的,這就好比說,獅子根本不會關心一隻羊的意見。

在職場,誰給公司賺錢,誰就會是寶貝。這和在學校一樣,誰的成績出眾,誰就會被老師寵著。

不同的是,在學校裡,你做了什麼,老師會給你打分,然後告訴你哪裡錯了,以及怎樣做才是對的。但在職場,沒有人有義務調教你,或者指出你的弊端、錯誤,或者逼著你學習、上進,你得自覺找答案,自覺變厲害。

職場上的情緒只能表明你很弱,所以你今天為了所謂的公平而嘔氣,明天又為了所謂的正義而賭氣。

可問題是,一味地想著出氣、解氣,其實也大大地耽誤了你自己——你本該賺錢、學習、上進的時間、精力都被你耗費在對抗情緒上了。

而那些真正厲害的角色,不會跟人撕扯,不會埋怨別人的猜忌和抱怨,也不會逢「吵架」必贏,而是就算有人在數落、嘀咕,卻也拿他沒轍。

當然了,你有權保持「一點就著」的臭脾氣,只要你確信有人能一直慣著你;你可以整夜玩線上遊戲和追劇,只要你能保質保量地完成作業或者工作。

換言之,放肆算不算是「犯錯」,取決於你能不能為自己的情緒買單。

羅曼•羅蘭說過,性格決定際遇。如果你喜歡保持你的性格,那麼你就無權拒絕你的際遇。翻譯成大白話是:你想任性,就得承受任性的結局;你想懶,就要接受懶的後果……反過來說,如果你沒有收拾殘局的能力,煩請你管好自己的嘴和臉。

朋友啊,臭臉給誰看呢?

希望你每天三省自身:發什麼瘋?裝什麼精?矯什麼情?

 

* * *

 

如今的社會,不卑不亢的人很少見,常見的是又卑又亢。

比如,逢人藏不住事,遇事沉不住氣,生氣又兜不住火;或者輕易就陷入狂喜或絕望的情緒中,嘴裡讚美世上的一切美好,心裡藏著陰暗的想法。

可問題是,誰都會有情緒難控的時候,有情緒表明你是個「活物」。不同的是,有人喜歡當眾抹成花臉,有人卻習慣悄悄排遣。

就好像是同樣買了一本有褶皺的書。

有人會暴怒,先是找客服罵一通,罵完之後給了一個壞評價,然後「嚇唬」了一下購物平台——「我要刪除你,再見」,然後再去微博、朋友圈裡用髒話展示一下自己的怒氣,還覺得不解氣,於是將昨天買的一大包洋芋片吃光。

而有人則會幽默地開個玩笑:「哎呀,我的寶貝長皺紋了。」

不能自控的情緒是可怕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在情緒的挾持下,自己會做什麼,會因為哪句脫口而出的話,就被別人否定了你積攢了十幾年才累積出來的光輝形象。

所以,難過了就去吃點好吃的,或者找個小道跑跑步,傷心了就找個角落小聲哭,或者看一部喜劇片。千萬不要將自己的那張臭臉公之於眾,更不要將怒火撒在最親近的人身上。

你已經是個大人了,要學會為自己的爛情緒買單。你需要小心翼翼地發洩,精打細算地緩解,並且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恢復正常。

舉頭望了明月,低頭就該整理一下悲傷。

日本電影導演小津安二郎有一句名言:「高興就又跑又跳,悲傷就又哭又鬧,那是動物園裡的野猴子們幹的事。笑在臉上,哭在心裡,說出的話都是心裡話的反義詞,擺出的臉色都是內心情緒的反面,這才是真正的人類。」

是的,控制情緒不叫虛偽,而是盡可能地少讓自己丟人現眼。

至於那句經典的安慰:「一切都會過去的」,對於健忘的人來說確實如此,但不見得對你有效。因為發生的事情會一直存在著,會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記在帳上。

所以,越是情緒糟糕的情況下,就越要遠離社交,因為你任意一次的口無遮攔,都將成為你出糗或悔恨的呈堂證供。

情緒穩定的人就像是一棵蘋果樹,遵照自然的規則來安排樹枝的位置和長短,然後長葉、開花,最後誠實地長出蘋果。無論果實是酸澀,還是瘦小,它都不會與旁邊的樹比較,更不會幻想長出更甜的橘子來。

這樣的人,能在無謂的爭辯中全身而退,能對他人不如己意的言行保持克制,也能對不傷筋骨的挑釁一笑置之。

你已經是大人了,要知道適時地將情緒調成「飛行模式」。無人可說的不開心和無處宣洩的不痛快,自己解決就好了,不要再盼著有人來哄你了。

在情緒氾濫的年紀,橫眉怒目太容易了,難的是輕拿輕放。

如果爭吵可以解決問題,那麼潑婦一定是個高薪職業;如果靠吼可以搞定一切,那麼驢將統治世界。

所以,當你急著想要發飆的時候,不妨試著提醒自己「這只是上天的考驗」。也許幾秒鐘之後,你就會發現:這種事根本就不值得氣一下,這種人根本就不值得讓自己醜一下。

當你學會了管住脾氣,你大概就懂得了什麼叫「沒必要」。

別再說什麼「一個人思慮太多,就會失去做人的樂趣」,我想提醒你的是,待人處事如果不過一過腦子,你就會失去做人的資格。

你可以強調「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但也別忘了——彪悍的人生需要「後果自負」。

延伸閱讀:不要總覺得別人的成功是僥倖

三十歲之前最後悔的十件事,一輩子都沒機會彌補了

關於道歉的九個思考與建議

一輩子不長,對自己好一點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