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孩子不說話?選擇性緘默症選擇不了的沉默
2017-08-17

選擇性緘默不是自己的選擇

首先要強調的是,當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或大人不說話時,他們並非不願意說話。事實正好相反,他們急切地想要開口,但是在某些情境下就是說不出來,關於這個狀況,沒有任何例外(至少我還沒碰過例外情況)。

金柏莉是藝術家,也是一位作家,從小到大一直受緘默所苦。以下是她描述自己的選擇性緘默行為:

我根據親身經驗告訴你,緘默並非出於自己的意願。也就是說,這些選擇性緘默的孩子或大人不是故意不說話的。

我把喉嚨和聲音比喻為電梯。有時候聲音正常運作(尤其是一對一的互動,以及與少數的特定對象說話時);但是有時候,電梯的鋼索斷了,聲音好像自由落體般在喉嚨裡往下掉,讓人找不到。

選擇性緘默不是蓄意操控的行為。怎麼會有人一肚子的話已經滿到嘴邊了,卻選擇不說呢?選擇性緘默也不是頑固地拒絕講話。其實,是想說卻說不出來。

雖然選擇性緘默症可能由創傷經驗引起,但是大多數的選擇性緘默者並未歷經創傷。事實上,選擇性緘默症可能經由遺傳,而發生於家族成員之中。

我可以告訴你選擇性緘默者的感覺:難以承受的感覺統合問題、自閉症、嚴重的焦慮……至於我,則是集上述所有困難於一身,再加上選擇性緘默症。

選擇性緘默症是否會隨著長大而自然好轉?許多人會告訴你他們就是如此。的確有些因應方法,但是我想,對於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選擇性緘默者而言,它永遠都在。

 

的確,像金柏莉這樣善於表達且文辭優美的人,為什麼會選擇不說話呢?緘默並不是一種刻意的選擇。如同金柏莉所指出的,選擇性緘默症不只影響孩童,也影響著許多不同年齡層的成人。不過,無論在學術上或任何其他文獻中,都鮮少提及選擇性緘默的大人。

 

丹妮兒是數學系學生,她也表達了類似訊息:

 

選擇性緘默症通常定義為:在某些社交場合中無法說話。但是,對我而言遠不止於此。表面上看來,彷彿選擇性緘默者是自己選擇何時和在哪裡說話。然而,真實狀況不是在某些情境中故意沉默,而是身體不允許你說話,就算你再用力,聲音也出不來。

 

丹妮兒曾出現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的電視紀錄片《我的孩子不說話》(My Child Won’t Speak),以及BBC第四台的節目《找到你的聲音》(Finding Your Voice)中。

她在十五歲時克服了選擇性緘默症,歷程請見本書第十七章〈他們的生命故事〉(參見第三百一十二頁)。

 

海倫也同樣寫道:

 

選擇性緘默症是我的一部分。它不是我的選擇,而是一種焦慮障礙。我必須學習與它共處。但它並不必然定義我,我還有其他許多特質。

 

海倫說得很有道理,選擇性緘默症不能定義任何人,而是一種行為或心理狀態,視你的詮釋而定。但是,在每一張因情境而沉默的臉龐後面,是一個傑出而特別的人,他和其他任何人一樣可能都充滿了創意、聰明,並且善於表達。

生理反應與最初的引發因素

在生理因素方面,當大人或小孩第一次出現緘默,似乎有兩種相關的生理經驗。其中第一個,是由在場的某些或某群人引起焦慮/恐慌反應。這個恐慌反應可能非常強烈而深刻,非常類似丹尼爾.高曼(註4)所說的「杏仁核劫持」。

每個人都有兩個杏仁核,左腦和右腦一邊一個,負責偵測威脅,也與海馬迴等大腦其他結構合作,負責形成情緒記憶、心情與社交認知,並做出反應。一個人可能因為「杏仁核劫持」而做出魯莽或衝動的決定,事後當意識和思考趕上來而足以反省時,便立即感到後悔。

同樣地,我覺得選擇性緘默也是一種本能反應,它比理性決定速度更快,或者直接跳過理性。在特定情境下,做出自己無法控制、立即迫切的緘默行為之後,選擇性緘默者事後會擔憂:「為什麼會這樣?」「我在怕什麼?」「為什麼我無法停止這些?」,以及「別人看我都不說話,會怎麼想呢?」

我再重複本書第一章的重點之一:緘默不是自己的選擇。選擇性緘默者的情緒記憶中烙印著固定的本能規則,決定誰或什麼會引發緘默。就像「杏仁核劫持」劫持了一個人的行動,選擇性緘默則是劫持了聲音。

艾希莉寫道:

曾經有好幾次,我忘記我的年齡,甚至忘了我的名字。還有在非常多的情境中,大家期待我說話,我卻說不出來。我用盡全力想要開口,但每次都被焦慮打敗,好像我的聲音不見了。我試著微笑,卻經常因羞愧而臉紅。我覺得每個人的眼睛都好像要看穿我,我拚命尋找盡快逃離當下情境的方法。

 

第二個生理經驗似乎與第一個有關,是「反應遲緩」。我必須說明,這和智能無關。相反地,可能與所謂的感官超載或壓力有關。畢竟,有多少人在承受莫大壓力時還可以表現得好呢?

克莉絲寫道:

 

我小時候沒有診斷出選擇性緘默症,所以我必須設法瞭解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的選擇性緘默症源自於輕微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因為我無法瞭解情境、反應很慢,而我的父母並未耐心地向我解釋周遭事物。我發現自己無法和老師說話,因為我處理資訊及回答問題的速度不夠快。我覺得我的大腦降低了我的同理心,因為這樣我才能因應自身的處境。

 

當我們陷入緘默時,感覺好像腦子裡有什麼東西被關閉了,聲音和思想之間的連結被切斷了。我自己的經驗是,在青少年時期,我把緘默比喻為「聲音被頭中央的黑洞吞食,再也回不來了」。

因恐慌而陷入緘默,是自動的生理反應機制。因此,就算對於親身經歷者來說,其中的原因也可能非常難以瞭解或解釋。

艾莉森便寫道:

 

選擇性緘默就像你的聲音被困在心裡面出不來。當你處於被期待要說話的情境,你想說話卻說不出來,感覺好像你的喉嚨被鎖住了。你感到非常孤獨,因為你是「那個不說話的小孩」,大多數人從未遇過任何像你這樣的人,他們不瞭解為什麼你不說話。你無法解釋你為何不說話,因為即使你能開口回答,其實你也並不完全知道自己怎麼了。

 

然而,引發緘默的因素,有時候可以辨認得出來,那通常是特定的一個人或一群人。艾希莉描述,陌生的人或不熟悉的人出現會使她陷入緘默:

只要任何陌生的人出現在情境之中,就好像我腦子裡有個開關突然被關閉了,我變得手足無措,我的聲音不見了。

 

溫蒂則寫道,當她感覺到潛在的敵意或反對時便緘默以對。這一點和我一樣。

 

如果我覺得別人在挑戰我,或是我感覺到別人的敵意或反對時,在這些我最需要勇敢為自己說話的情境之中,我卻總是陷入緘默。我並不覺得情況隨著長大而有所改善,到了現在這個年紀,我還是一樣,這令我非常困窘。

 

有時候,找得到特定的最初的引發因素。艾莉森就提到她的引發因素是爺爺:

 

我的選擇性緘默症大概從四歲時開始。當時,我無法和爺爺說話,有他在場時,我也無法和別人講話。後來,上學後我也無法在學校說話。我從未受診斷或接受過任何治療。我在學校時因無法說話而非常焦慮,導致身體不舒服,經常請假待在家裡。十六歲時,我輟學了。我無法發展基本社交技巧,到現在的人際互動還是非常困難。成年後,在找工作及保有工作上充滿了挫折。

 

值得注意的是,艾莉森和爺爺的關係其實非常好。就任何有意識的層面而言,爺爺都絕對不是「威脅」:

 

我媽媽每個週末都帶我們去看爺爺、奶奶。我爺爺在場時,我就無法和他或其他人說話。我記得奶奶會責怪我對爺爺沒有禮貌,但是我爺爺非常能諒解,他從不讓我有罪惡感。

 

凱莉的引發因素則是對於負面評價的恐懼,這也是社交焦慮障礙的特徵。

 

選擇性緘默症讓我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我覺得非常孤立,好像與人群切斷了聯繫。我也覺得非常悲傷和寂寞。我害怕說話。選擇性緘默症是對於說話的恐懼,也是關於別人怎麼看你的恐懼。我總是相信,別人一定會認為我有些地方很怪異或不一樣。我只要和人接觸就會感到很焦慮,我無法注視別人的眼睛。在別人面前做任何可能引起注意的動作,這對我來說也很困難。不管是進入擠滿人的房間,或是和媽媽出去買東西,我都會焦慮。我無法在別人面前吃飯,包括在學校餐廳或任何公共場所。我經常感受到與人互動的害怕。

選擇性緘默症似乎源於「情境性恐懼」與「預期性焦慮」

一旦形成了選擇性緘默症,要再重新開口是難上加難。這聽起來好像很簡單,無論是小孩或大人,身而為人都必須說話。外人看來,選擇性緘默症似乎可以立即解決,而親身經歷者也可能這樣以為。

然而,要恢復說話,選擇性緘默的小孩或大人必須同時克服兩件事情:

1.第一次因恐懼而說不出話來的經驗。當時恐懼的原因通常無法解釋,而多年之後,這份恐懼已經無法辨識、無法瞭解,但只要想說話,恐懼就如影隨形。

2.出乎所有人預期而開始說話的預期性恐懼。這意味著得徹底改變自己,成為一個有聲音、會交際的人。選擇性緘默症有如煉獄,很難逃出來。

 

丹妮兒相信自己天生容易焦慮,選擇性緘默是她控制焦慮的方式。她解釋道:

 

我相信從出生開始,我就經歷了嚴重的焦慮。所以當我開始上學後,人際交往成為日常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我便以選擇性緘默來避免焦慮。我藉由不說話來控制自己的焦慮,這引來了別人的誤解,以為我是故意選擇何時說話、何時不說話。由於我的高度焦慮,這個「因應策略」很快地發展成為選擇性緘默症。也就是說,無論我再怎麼努力,還是連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艾希莉則寫到選擇性緘默症與預期性焦慮的關係:

 

當我想到將要去一個公共場合或人際互動的情境中,經常會開始覺得焦慮,擔心遇到我必須說話的情況。我會盡可能地不引人注意、不與人眼神接觸,深怕別人想跟我講話。不過,有時候我還是被迫需要開口。遇到這種情況,我會感到心跳和呼吸加速,然後我會在腦子裡一次又一次地預演回答,好怕自己張開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我會盡量放鬆,並且清喉嚨準備說話。有時候,我可以說出一個字的回答。

 

預期性焦慮是選擇性緘默症難以掙脫的原因之一。首先,當緘默時,預期可能的說話壓力會帶來焦慮,因而使說話非常困難。此外,到底是真的有引發緘默的因素,還是因預期自己會緘默而導致緘默,兩者之間變得很難分辨。

說話規則和焦慮,使人備感挫折

選擇性緘默症具有一套充滿規則、焦慮和引發因素的複雜系統。在這套系統裡尋找方向和生活,是非常艱難、限制重重而且令人挫折的。莎拉把選擇性緘默症比喻為一個「迷宮」,有一天她終會逃離這座迷宮:

 

我覺得,選擇性緘默症是一個複雜的、迷宮一般的障礙,阻隔了我與外界的溝通。我試著做到看似簡單的事情來克服說話困難,例如:和同學或老師說話,與同輩親戚聊天,但每次總是撞到選擇性緘默症這道牆。一旦撞上這道牆,我就走上另一條歧路,結果撞上了另一道牆。選擇性緘默症點燃了我的怒氣,激發出最糟糕的我。總有一天,我將學會看懂這座迷宮的藍圖,然後逃離它。

延伸閱讀:胎兒過大過小都煩惱

注意!卡介苗延後接種時程

寶寶就醫 父母要做哪些事?

嬰幼兒5大常見咳嗽原因

 

文章來源:為什麼孩子不說話?:選擇性緘默症,一種選擇不了的沉默焦慮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