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老伴先下車,感念曾經的美好
2018-05-15

若老伴先下車,感念曾經的美好

「如果我先走……」、「如果你先走……」, 50 多歲時我和Show 從來沒去想這件事,當時兩個孫子陸續出生,我們本業都忙得無暇他顧,仍義不容辭加入照顧baby 的行列。

我常打趣地說―一向對我「鐵齒」的Show,自從經常參加同學會,發現人家老婆不是病了就是往生,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有老婆在,可以鬥嘴,比較好玩。」

兩個人的關係進入可以open talk 的階段,可以提早溝通身後事了。

多年前家父心肌梗塞發作,很短時間內就走了,沒有交待任何一句話;媽媽往生前也沒有說明是否要簽署急救同意書? 是否放棄維生系統?

2010年媽媽失智且罹肺癌,正在和死神最後搏鬥,醫護人員拿出「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時,兄弟姊妹一時都沒做好心理準備。身為大姊的我拿著遞到手上的同意書,對怔在身邊的弟弟妹妹說:「我來簽吧!」

看著年邁體弱的媽媽周折於一家又一家醫院間,不但要抽肺部積水,還要再三地做深度檢驗,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回為了住進一家大醫院徹底治療,必須在急診室等病床。

2010年12 月27 日輪到我陪伴媽媽,是這輩子難忘的夜晚;我的文字紀錄上寫著:「凌晨1 ︰30,吵鬧不休的媽媽不肯靜靜地躺在病床上,周邊彷彿人間煉獄的急診室,不是哀嚎不斷的鄰床病患,就是面無表情來往穿梭的醫護人員, 看他/她們累壞了的模樣,任誰也不該對他/她們多做要求;但是……」

媽媽彷彿是個不懂事的小女孩,對周邊陌生吵雜的環境、人來人往推來推去的病床,顯得極度不安……

「我要回去!」、「我要回去!」回那裡? 回弟弟家? 回妹妹家? 回我的家? 回鹿港老家? 爸爸過世後,媽媽多數時間住在大弟家,她哪有自己的家?

向急診室醫師懇求三次後(我的心情、我的腳步猶疑而沉重),醫師終於答應施打抗過敏針(副作用是「好睡覺」);這種時刻,我和多數子女的感受一樣―為什麼沒有多一點醫藥常識? 為什麼沒有多幾位醫界好友?

媽媽挨了兩針後立刻倒向病床,但瞪著雙眼囈語不斷,她用台語說出日據時代約莫15 、16 歲時,在彰化女高的生活記憶……,那是她一生中最值得驕傲的黃金時刻,書讀得好又年輕漂亮,還有幾位閨蜜好友能講悄悄話……

伴隨她那些斷續的台語與偶爾夾雜的日語, 我心急地問:「媽, 妳在說什麼?」

猜想是那兩針藥劑加速了她的血液循環,或是藥劑引發體內變化,總之媽媽喃喃自語了約一分鐘後終於闔上眼睛不再言語。

媽媽安靜了,我的眼淚卻不爭氣地奪眶宣洩。

媽媽,對不起,讓您受苦了。實在不忍媽媽反覆歷經這般折磨,我毫不猶豫地拿出筆在媽媽的「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上,簽下了「吳娟瑜」三個字。

儘管可能還有20 、30 年,我們夫妻遲早也得面臨了這一刻,與其眼睜睜看著老伴被折騰,自己還得陷入「救?」與「不救?」的兩難及深沉罪疚,趁著耳聰目明時說清楚個人意願,既慈悲也兩不辜負。

這一天,當我把「不施行維生醫療同意書」晾在Show 眼前。手上拿著柚子, 口中咬著多汁可口的柚肉,有點老花眼的他欠身看了一眼,在我問過:「簽不簽?」後,很爽快地大聲說:「簽!」

不到三秒鐘,他似乎感覺到人生如此美好豈可這麼快放棄,又咬了一口柚子肉,立刻說:「不簽!」

我見狀立刻補上一槍:「不乾不脆,如何造福子孫?」

聽到和子孫有關,手上的柚子也吃光了,Show 才心甘情願地說:「是該簽啊! 免得以後拖累大家。」

關於中途下車,兩個人終於達成共識―如果已失去意識無法救治了,就慈悲地放手吧! 不插管、不急救、不電擊,才是對家人真正的愛。

話說回來,老伴如果先走?

嗯! 這很容易計算,不是他先走就是我先走,half / half 大家各有一半機率。

從沒問過媽媽―當年爸爸突然心肌梗塞,急救不到一小時就走了,媽媽心裡會不會有遺憾?

最想問的其實是:「媽媽,您18 歲就嫁給爸爸,為了爸爸愛打麻將、欠債、躲債搬家,外頭女人一個一個來,吵吵鬧鬧一輩子,如今,爸爸走了,您會不會懊惱自己沒處理好? 還是遺憾他走之前,兩人沒有把話講開來,互相道歉並說謝謝?」

這個問句太長也太沉重了。從小眼睜睜看著大人吵架卻束手無策,其實很好奇爸爸、媽媽對自己的人生究竟有些什麼想法?

如今,爸爸、媽媽都走了;公公、婆婆也相繼辭世,還能問什麼人呢? 就勇敢問自己吧!

尋常鬥嘴談心的伴兒先一步移民天國,健在人間的如何安度餘年? 是夫妻可以敞開心胸交換想法的議題。曾聽聞老夫妻一個走了,另一個也活不下去;或一人病痛纏身,另一方照顧老伴疲累不堪終至為憂鬱症所擾,最後乾脆「安排」兩個人一起走

幸好有這些年來Show 的「重量級培訓」,讓我從一個處處依賴老公的小女人,成長到可以獨當一面的現代女性,有時看到我賢慧持家,對孫子們輕聲細語,感動之餘他會說:「下輩子還是要娶妳。」我通常以「換人做看看啊!」打消他的念頭。

儘管玩笑成分居多,心裏清楚得很―夫妻和諧固然是賞心樂事,也不宜繫絆得太緊,倘若一個人先走,另一個人就活不下去,這怎麼是「真愛」?

「真愛」應該是在一起時很開心,即便另一半缺席一樣可以開心;「真愛」 是雙方在婚姻裡同時享有「自由」和「親密」。

我不確知這樣說能否得到多數人認同;至少,我不想被傳統價值羈絆:守寡要守一輩子、鰥夫要為亡妻守著老屋。

「如果我先走你還會想結婚嗎?」

Show 的回應:「才沒那麼笨,一個老婆已經夠我受,怎麼會笨到再往火坑裡跳!」

有這麼嚴重嗎? 關於這點,我的想法大器且開放:「如果我先兩眼一閉兩腿一蹬,也管不了這麼多,你還是可以找個合適的伴在一起,免得太寂寞。」

「哎呀! 這太複雜了! 擠進一個新的人,家裡容易起糾紛!」

「沒事兒! 單純做朋友還是同居或結婚隨你高興,不是挺好的?!」此話聽來灑脫,倒也想看看他的反應。

果然,Show 很精明地回問:「如果我先走,妳有什麼打算?」

「看狀況吧! 如果已經LKK 加三級,一切從『簡』啦!,別想太多,如果……」

話還沒講完,Show 已故作鎮靜地說:「妳還會有人要? 那現在先出價五萬元賣掉。」

這當然是Show 的玩笑話,重點是至少彼此默契―一個人先走,千萬不要讓另一半困在遺照前每天愁苦啼哭。

日子總要過下去! 既然將來可能懷念不已或痛苦萬分,何不把握當下好好相處,語氣多點溫柔;態度多點耐心。

最後一刻必須說bye-bye 時,就算淚眼相望,嘴角還是掛著感恩的微笑。

謝謝你曾經愛過我

談戀愛時,濃情蜜意;結婚時,歡天喜地;絕沒有人會為了「分開」而在一起;不得已離異時,也沒有人故意傷對方的心。

年輕氣盛對彼此缺乏耐心理解或誤會交疊,終於會讓親密關係回不去了。除非後悔的一方回頭懇求復合,多數伴侶既然分道揚鑣也就好馬不吃回頭草,彼此漸行漸遠。

世界果真小小小,兒女的婚宴、孫兒女的滿月酒席、親友的告別式或是同學聚會,當年令我們心動的身影,多年後再相見,暫且不論別後境遇,總是五味雜陳。

昔日戀人今日陌路,要怎麼應對呢?

一位大大人提及和初戀女友再次見面時仍然不歡而散, 讓他懊惱不已。

談到當時景況他說:「從朋友處聽說她多年未婚,身體狀況不太好,很想關心問候她,並沒有續舊情的意思,何況我已結婚,和老婆關係也不錯。不料,在咖啡廳見面時,對我當初疏遠她仍有微詞,看我過得不錯似乎不是滋味,聊不到一小時,她表示要回去照顧生病的媽媽即先行離去。」

另一位女性好友的描述是:「有一天和前夫在大賣場不期而遇,剛開始我急於離去,他倒是大大方方來打招呼,並把身旁的女性介紹給我。大家寒暄了幾句,我把手上的醬料擺回架上,回過頭對他們大聲說―老公在家裡等我。」

「妳哪來老公?」我脫口而問。

因為老友離婚後曾有幾次短暫戀情,結果不是對方條件太差,就是和前妻關係未了,最終還是選擇一個人獨居,偶爾到美國探望兒女,前夫也明知她沒再婚。

「我的Tomas 啊!」老友理直氣壯地回應。

然後兩人相視大笑,似乎扳回了些什麼。

哈― Tomas 是老友的愛犬,忠心耿耿,見到老友進屋,絕對是搖頭擺尾極盡親熱甜蜜。

即便人生已步入大大人階段,多少有些關係不盡圓滿;有些感覺仍然蠢動。對曾在生命途程中相遇的人,儘管有緣無份仍需要好好調整情緒上的起伏波動。

對至今無法釋懷的「關係」,不妨心中常默念:「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四個語詞。這是夏威夷精神療法「荷歐波諾波諾回歸自性法」 (Self I- dentity through Ho'oponopono),藉由清理、釋放,找出真正的自我意識並理解自己和他人的關係,重新產生和諧共鳴。

我常用這四句箴言調整心態,往往能讓自己提昇到比較舒適的感覺並快速原諒他人。生活中的不如意事十之八九,一時之間無法舒坦,這倒是個清掃內在陰霾的不錯選擇。

歲月更迭老友越來越少了,不管他們來自婚姻關係、同學關係、同事關係都要非常珍惜;能原諒就原諒,放過別人等於放過自己。不能原諒的,藉助宗教力量,練習和自己對話,對自己說「謝謝你、對不起、請原諒我、我愛你」,理解體諒關愛內在的小孩,與自己和解方能提昇生命格局。

延伸閱讀:沒有「對的人」,只有「對的關係」​

避嫌不是絕不會偷吃,但不偷吃的人絕對懂得避嫌

跟對老公,出門是女王; 跟錯老公,出門是女傭

太黏不好?夫婦該各自擁有不同的社交圈

 

本文節錄:酷老樂活:吳娟瑜給大大人的10堂幸福課

出版社:出色文化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