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為什麼不瞭解我?」無法靠「因為相愛」解決的問題
2018-05-24

認為「相互瞭解」是理所當然的事

在問「你為什麼不瞭解我?」之前

「人與人之間當然能夠相互瞭解」的誤解,是導致不安的原因之一。

在我二十出頭時,曾經有一個女孩對我大叫:

「你為什麼不瞭解我?!」

她這句話讓我不寒而慄。我仔細分析了自己感到不寒而慄的原因,才發現這句話建立在「人與人之間,當然能夠相互瞭解」的前提之上。

人與人之間相互瞭解是正常的狀態,我卻不瞭解她,於是那個女孩感到焦慮,深受不安之苦。

但是,如果將前提改成「人與人之間,本來就無法相互瞭解」,認為彼此不瞭解才是正常的狀態,就不會因為不安而焦慮,也不會受不安的折磨。

於是,覺得對方「瞭解自己」時,便會感到高興。「人與人之間無法相互瞭解」,但自己竟然能夠和對方彼此瞭解,簡直就是奇蹟,那必定是令人欣喜萬分的瞬間。

這麼一來,我們就不會為「無法相互瞭解」的狀態感到焦慮,也不會為「無法相互瞭解」而痛苦不安。因為無法相互瞭解很正常,即使會思考「如何才能相互瞭解」,也不會為此感到煩惱或焦慮。

我這種想法算是歪理嗎?

但我覺得這個前提很重要。

人與人之間原本就無法相互瞭解,正因如此,我們才會努力要瞭解彼此。

 

異國婚姻的人說:「婚姻中,理解比感情更重要,資訊比愛情更重要。」

「為什麼會做這種事?」「他(她)對這一餐有什麼感想?」「廁所的衛生紙用完了,該由誰去買?」「該多久做一次愛?」「該由誰決定菜餚的味道?」

生活中多如牛毛的問題,無法靠「因為相愛」、「只要看彼此的眼睛,就能夠相互瞭解」來解決。

只有徹底溝通、商量和討論,才能夠找到答案。

其實,所有的婚姻都和異國婚姻一樣,男女交往也一樣。即使是日本人和日本人結婚,也存在著與異國婚姻的夫妻相同的問題。

 

還有一些人認為,這世上除了「他者」和「他人」以外,還存在著「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只要你夠聰明就馬上知道,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人。

但是,在感到疲累、受到很大的傷害、陷入孤獨、天真,痛恨人生時,就會忍不住認為,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這就像遇到了冒牌教主,卻誤以為遇到了真神。

 

經驗不足,卻想要成為編劇的人所寫的劇本中,常出現這種「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這種角色經常向主角提出完美的建議,做任何事都配合主角,願意為了讓主角活躍而犧牲自己。

立志成為編劇的人,往往會將自己的感情投射在主角身上,主角就是自己的化身,所以才會常常在他所寫的劇本中,出現「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天底下,哪有這麼好的事?

很遺憾的是,你我都知道,在現實生活中並沒有這種人。

整天尋找「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所以,你所愛的人、家人、好朋友,並不是「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而是「他者」。

只要是「他者」,無論愛得再怎麼深,必定同時有正、負兩面。認清了這一點,就是下定決心,不再逃避孤獨與不安。不要再以為在世界的某個地方,有「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會完完全全接受你。下定決心,與孤獨、不安共存,就是放下這種想法。

 

也許是因為日本人外表相似,所以經常認為眼前的人是「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由於外表相似,便忍不住覺得對方也和自己有相同的想法。

如果生活在美國,所遇到的人外表經常大不相同。

比方說,你住在紐約,新搬來的鄰居在半夜三點唱歌。

你去找鄰居,發現對方上個星期才從非洲某個陌生的國家來到美國,他裸著上半身,胸前和背後的刺青是你根本沒看過的圖案。這種時候,你一眼就知道對方是「他人」。

你絕對不可能對著他大喊:「你為什麼不瞭解我?!」

當彼此開始交談,相互瞭解,才有可能成為「他者」。

總之,你看到對方第一眼,就知道「這個人和我的價值觀不一樣」。

生活在美國,很容易分辨出「他人」和「他者」。

不知道你是否見過排斥黑人的3K黨。不要以為那只是電影、電視和歷史上的事,現在偶爾仍會看到3K黨的相關新聞。

3K黨的人都是一身白衣外加三角頭套,我們一看就知道「和自己不一樣」。

對著3K黨的成員大喊:「你為什麼不瞭解我?!」這需要極大的勇氣,因為外表差異太大了,誰都沒把握能說對方瞭解自己。

日本的情侶間之所以經常會彼此質問:「你為什麼不瞭解我?!」是因為認為對方是自己的同類。

然而,當外表明顯不同時,就不會有這種想法。

因為「不一樣是理所當然的」,所以「只要發現有一點點相同的地方,就會興奮不已」。

 

莫非日本人外表相似,想法也類似嗎?

稍微冷靜地思考一下就知道,並非如此。

味噌湯嘗起來的味道、泡澡的溫度、對於米飯硬度的要求等,並不會因為我們「都是日本人」而相同。

 

我帶領劇團二十年,目前暫停活動。有一位演員與我合作了二十年,他所說的話仍然不時令我感到驚訝。

和他相處時,我好幾次都訝異地發現:「原來你在想這些事!」或:「原來你是這麼認為的。」

我們之間的相處比兄弟更密切(在我剛創立劇團的前幾年,除了中元節和新年以外,我們每天都一起排練將近十小時,之後也因為一年兩次的公演,每年有五至六個月的時間一直在一起),即使如此,對他,我仍然有不瞭解和感到吃驚的地方。

認為自己完全懂對方,這種人的理解力實在堪憂,而且人會改變,所以一定有自己所不瞭解的部分。

我希望和那位演員一直在戲劇上合作(也就是想要接受對方),但他對我來說,仍然是「他者」。

無論再怎麼深入交往,對方都不可能成為「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信賴」和「依賴」不一樣

我們當然會「信賴」對方。雖然對方是「他者」,我們無法百分之百接受,但在人際關係中,我們經常「信賴」對方的行為。

例如,「既然他這麼說,那就相信吧」,或者「既然是他的提案,那就來試試看吧」。

我當然也「信賴」戲劇上的夥伴。雖然信賴,但並不認為他們是「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對我而言,他們只是「他者」。

信賴和依賴不一樣。「依賴」就是無條件地信任對方的提議。

這更意味著認為對方是「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信賴」是在冷靜思考了對方說的話之後,將對方的提議作為假設,願意試試看。

以家人為例,各位也許會更清楚。

即使在一起生活多年,即使彼此長得很像,但是家人對你而言,仍然是「他者」。

別相信「因為是家人,所以能夠彼此瞭解」、「父母最瞭解自己的小孩」這些經常聽到的話。這些全都是謊言,或者說,只是願望,只是期望家人能夠瞭解自己。雖然我們能理解這種心情,但這並不是事實。

當你年幼的時候,家人通常不會是「他者」。

尤其對於在寵愛中長大的孩子來說,父母便是「就算我什麼都不說,也能心意相通的另一個我」。

或是當父母很嚴格時,你會把自己變成「父母的機器人」。

然而,當你漸漸長大,你的判斷和父母的判斷出現差異時,父母就成了「他者」。

特別是在面對找工作、戀愛、結婚、獨立生活時,父母會以強勢「他者」的身分出現。這種時候,雙方都會覺得同住在一個屋簷下這麼多年了,為什麼想法有這麼大的差異,彼此都會感到不知所措。

然而,人和人之間就是這樣,彼此不同是理所當然的事,所以,只要充分溝通,就可以減少內心的空虛,也能夠激發正向的動力。

絕對別相信「男人不懂女人」、「女人無法理解男人」這種老話。

不是男人不懂女人,而是男人既不懂男人,也不懂女人;並不是女人無法理解男人,女人也無法理解其他女人。

認為「男人不懂女人」的男人,開始談戀愛之後,才第一次試圖瞭解自己喜歡的女人。也就是說,從小到大,眼前這個讓他愛上的女人,是他第一次發自內心想要理解的人。

在此之前,比方說,和社團的學長相處時,也從來沒想過要深入瞭解對方。

當我和學長一起去咖啡店吃飯,看到他把番茄都剩下,我忍不住問:「學長,你不吃番茄嗎?」不過,即使學長回答:「我討厭番茄。」我也不會這樣記在心裡:「學長不吃番茄,要記住。」

然而談戀愛時,如果女朋友說:「我討厭吃番茄。」你一定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也就是說,我們第一次想要瞭解的對象往往是異性。如果是男人,想要瞭解的對象通常是女人;若是女人,想要瞭解的對象通常是男人。

(這是異性戀的情況,假如是同性戀者,想要瞭解的對象當然是同性,就會說「無法瞭解喜歡的人的心情」,或是認為「戀愛真不容易」,但同樣都是藉由愛情,第一次想要深入瞭解一個人。)

由於我們無法理解「他者」,所以才會說「男人不懂女人」、「女人無法理解男人」這種話。

然而,這兩句話都錯了,應該是「任何人都不瞭解其他人」。

在親子關係中,第一次和父母吵架的孩子往往會說:「大人都不懂小孩。」兄弟吵架時,也會說:「兄弟終究是外人。」

不過,比起家庭關係,大部分的人都是在戀愛關係中,第一次遇見「他者」,在情竇初開的十幾、二十歲時,強烈想要瞭解第一次喜歡的人,為此深陷痛苦,這樣的對象就是「他者」。

我要再度重申:

我認為,「人與人之間,本來就無法相互瞭解」的想法,反而有助於減少我們的不安,進而理解彼此。

【練習課的重點】

人與人要彼此瞭解簡直就是奇蹟,正因如此,才值得一試。

理解比感情更重要,資訊比愛情更重要。

延伸閱讀:最後一堂課,我們練習說再見

關於道歉的九個思考與建議

每一滴眼淚都是紀念

左右老年生活的快樂關鍵 研究:朋友比家人更重要

 

文章來源:孤獨與不安:「一個人也沒關係」的練習課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