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毯上的膚淺?
2019-11-27

紅毯上的膚淺?

  某天下午開車時,聽到廣播主持人抱怨奧斯卡紅毯上的性別歧視,他說女明星在紅毯上常常只被談論穿著,但男明星就會被關注演技跟電影。「為什麼女明星就不能被問一些更有內涵的問題?為什麼女明星永遠都只被問那些膚淺的穿著問題?」

  聽到廣播主持人義憤填膺地抱怨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那些禮服跟配件的設計師。我在想,他們的大作在全球最受矚目的伸展台之一,也就是奧斯卡紅毯上風風光光地登場,這本來就是值得大書特書、大問特問的焦點,卻被說是「膚淺的穿著問題」,不知道設計師們會不會感到很失落、傷心?

      這些明星的一身造型從無到有,最後踏上奧斯卡紅毯,是多麼驚天動地的事,其中得動用到多少人的天賦才華,服裝設計師、裁縫師、珠寶設計師、珠寶製作師、鞋子設計師、製鞋師、包包設計師、製包師、髮型設計師、彩妝師……數不清的大師才能成就一身造型。而最重要的,是要找到能夠駕馭這一身的人。這可不是「美女穿什麼都好看」這麼簡單,想像一下,很美的珍妮佛勞倫斯跟很美的凱特布蘭琪禮服交換穿,兩個人都會走鐘。

  不僅如此,「人穿衣不是衣穿人」是鐵律,要能襯得起這麼一套集合所有大師之作的裝扮,女明星付出的心力是難以估量的:氣質、個人特色、鮮明的形象、身材、膚質、膚色、臉蛋、名氣……全都要到位。這些從來就不是「長得漂亮」便可涵蓋,一個女明星在奧斯卡紅毯上的穿著,背後的細節全是了不起的專業與才華,所有環節都極有深度。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廣播主持人以及其他人,會認為在紅毯上談論電影是有內涵,而聊穿著就是膚淺呢?有人說,因為奧斯卡是電影頒獎典禮,不是服裝設計頒獎典禮,所以紅毯要談電影才高尚,問穿著就失焦、膚淺。這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紅毯訪問時間那麼短、明星那麼多,主持人常常只是閒扯幾句、開個玩笑就過去了。真的那麼渴望深度訪談,在網路上尋獲的機率鐵定比紅毯高出許多,關於角色的訪談影片外加心路歷程,資料要多深有多深、要多淺有多淺,我們又何苦指望紅毯上的那幾秒?或許真的有人期待在紅毯上聽見、看見深度訪談,但大部份的人都是想在這條星光大道上,目睹一個平時在螢幕上帥或美到天地不容的人類,頂著明星光環、穿戴名貴的禮服與配件,做出跟我們一樣平凡甚至低俗的事情,比如打噴嚏、開個爛玩笑或跌倒,一方面產生「原來明星也是人啊」的平衡心態,另一方面又忍不住欣羨他們怎麼會連做如此平凡的事情,都依然迷人。

       電影《穿著Prada 的惡魔》裡,安˙ 海瑟薇飾演的安德莉雅,頂著西北大學的漂亮履歷,自認有腦、有深度、有格調,對時尚抱持著不屑的態度。她一進公司,就在午餐時對同事奈吉爾說:「我不會一直待在時尚界,又何必為這個工作改變自己?」

      安德莉雅對於其他同事追求纖細身材、講究衣著的行為感到不屑。也許是見多了像安德莉雅這樣自以為是的人,奈吉爾只是挑挑眉,酸她:「喔,(時尚)這個數十億產業的核心,就是『內在美』,是嗎?」

  不知天高地厚的安德莉雅,甚至把輕蔑時尚的態度帶到老闆米蘭達(也就是穿著Prada 的惡魔)面前。當米蘭達與其他同事很認真地在兩條皮帶之間做選擇時,安德莉雅竟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米蘭達:「有什麼好笑的嗎?」

  安德莉雅:「那兩條皮帶在我看來都一樣。我還在……努力學習這些『玩意兒』。」

  米蘭達:「這些『玩意兒』?」米蘭達揚起下巴,把安德莉雅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噢,ok,我懂了,妳覺得這一切跟妳毫無關係。今早妳走向妳的衣櫃,然後選了那件,怎麼說呢……」

      米蘭達指著安德莉雅,「臃腫鬆垮的藍毛衣。藉此讓世人知道,妳多麼有深度,有深度到不需要在乎自己的裝扮。但妳不懂的是,這件毛衣不只是藍色而已,它既不是土耳其藍,也不是寶石藍,它是天空藍。

  「當然,妳更不可能知道Oscar De Le Renta 在2002 年的時候設計了一系列的天空藍禮服,然後我記得……Yves Saint-Laurent,沒錯吧? Yves Saint-Laurent 接著推出天空藍的軍事風格夾克。

  「之後,天空藍馬上出現在其他八位設計師的系列作品裡面,接著又流入百貨專櫃,最後淪落到那些可悲的休閒服專櫃,而妳,從特賣花車裡把它翻出來買走。

  「總之,那藍色代表數百萬資金和無數的工作,而妳卻可笑地以為穿這件毛衣可以讓妳顯得與時尚毫無瓜葛,事實上妳穿的,是這個房間裡的人從這堆妳所謂的『玩意兒』之中,老早就替妳選出來的。」

  時尚已是個成熟且龐大的全球性產業,但它對很多人來說,不過是「讓愛漂亮的膚淺女人更加盲目追求美貌的愚蠢行業」。奇妙的是,對時尚發出嗤之以鼻批判的,常常是那些對時尚一竅不通的人,就像安德莉雅。安德莉雅在自己的研究領域十分負責且專業,但遇到時尚,即使完全都不懂,卻不覺得任意輕蔑它有什麼問題。

      「漂亮的女人」一直以來都被當作簡單膚淺的物件,就連漂亮的女人本身都忙著撇清自己不只是漂亮而已,還有其他更正經的才華、更高尚的長處。但「漂亮」這件事從來就不簡單,更不膚淺。很多人以為模特兒只要長得漂亮,再節食成為排骨精就好了。不是這樣的,要能夠在鏡頭前展現自己,背後要學要練的眉眉角角可多了,還有數不清的挑戰與鍛鍊,它就是一項專業,而且門檻還很高。

  捫心自問:當我們在批判「紅毯主持人訪女明星衣服不訪電影」很膚淺的同時,對於主持人跟明星話家常、閒扯、開黃腔,也同樣感到膚淺而不滿嗎?是不是只有問到服裝,我們才覺得這個主持人沒深度?我們是不是也跟安德莉雅一樣,掉入二元對立,認為深究知識是高尚的行為,聚焦美貌則很膚淺?

       兩個女孩都擁有五百塊,一個拿去買一本書,另一個拿去買了一支口紅,大家都說買書的女孩比較棒。

  但知識是力量,美貌也是力量啊。為了擁有美貌的力量,也得學習很多的知識、付出可觀的努力。有什麼好膚淺的?是誰在定義膚淺?是誰在貶低專注於美貌的人們?是誰在歧視、歧視什麼?

  別瞧不起熱衷美貌的人們。拿五百塊買一支口紅的女孩,可以用這支口紅做到多少事,你不會知道。

 

延伸閱讀:

女人的三件要緊事

單親媽媽和她的小孩:單親引發尷尬?只因社會對家庭形式想像單一

因為愛你,所以自卑

沒有共情能力的婚姻,跟守寡無別

 

文章來源:親愛的女生

出版社:高寶 

會員留言

請先登入會員才可留言 登入會員

尚無留言

MISS好康 more...

MISS❤禮讚 more...

購物 more...


Top